<kbd id='eqdbm'></kbd><address id='ucsxl'><style id='rkeag'></style></address><button id='biaqb'></button>

          ?

          長城驚艷煥新2015-02-11

          “很多人听完我們現在做的事,馬上就想跳槽來工作,” 陳宗冰笑道。6年前,一直專注投資業務的他偶然接手了南岳衡山景區交通格局的改造項目,從此便—腳踏入了“娛樂體驗行業”。

          在衡山改造過程中,陳宗冰漸漸發現,和此前投過的IT、 媒體等行業不同,旅游項目所需投資大而回報期長,大部分企業不願意進入。“這個傳統行業中的機會非常大,一旦將重新梳理的商業模式建立,收效會相當可觀。”衡山景區的成果也驗證了他的判斷,經過5年改造,線路重新規劃,整合索道和車輛,交通實行專營,運營車輛皆以高環保標準采購。

          天政旅游瞄準成熟景區的改造繼續實踐了多個項目,如張家界、長白山等。陳宗冰認為,國內值得一覽的景區多不勝數,但比起還需從零開始宣傳的新景區,早已人滿為患卻體驗不佳的成熟景區改造的需求更為緊迫。

          不過,若以影響力來比較,以上項目在八達嶺長城前均難以匹敵,“這個項目的特殊性顯而易見。長城是國家和民族的靈魂象征。八達嶺游客眾多,2012年買票參觀人數有近800萬,而另一方面其重訪率低于1%。體驗差,大家離開的時候心情常不是特別愉快。巨大人流對長城破壞很大,但同時絕大部分人爬完一段城牆就走,沒任何其他消費,使當地經濟收益甚微。”

          “主題公園、景點、博物館等我們統稱其為娛樂體驗行業。你去游覽,沒有真帶走什麼,而是通過自身觀感獲得一份精神體驗。”因此,八達嶺長城改造的核心,是改善體驗。將長城的歷史文化內涵更好地呈現,使游客獲得的精神“刺激”超出預期。

          陳宗冰翻開天政創意人Tim J.Delaney所繪的項目效果圖,說起了“長城三部曲”。拉開大幕的是一場高水準的大秀,在城牆之上,將等燈光影像與音樂結合,循著長城的線索講述中國的歷史。

          第二部,在長城關外約1.5公里處有一座保存較完整的岔道古城,正如其名,此地處三岔路口,出京至此,分道而去。這里曾是軍事防守之所,也是關內關外貿易集散地。“我們想打造長城國家公園的概念,將八達嶺景點範圍適當擴大,把這里變成景區的集散中心。游客由此進入,可以對城牆上的人流有緩沖作用,同時通過城中的各種景點與體驗項目吸引游客停留消費。”

          在規劃中,這座城將“穿越”回它曾經運轉的模樣,有換崗的士兵,有商賈工匠。以高科技手段,城中各處體驗場所中游客可以領略長城的精華景色與各種歷史傳說故事。陳宗冰多次用到了“震撼”二字。“有太多你沒想過的體驗。比如以飛翔的視角,從老龍頭到嘉峪關,看不同地域的長城,看不同時節,紅葉和冰雪裝襯的長城,會是什麼感覺?”

          關于第三步,陳宗冰保留了一些神秘,只透露將會建—座主題性的北京“城外之城”。毫無疑問,“ 三部曲”是一個巨大、復雜、長期的系統工程。基于詳細的成本收益預估與財務模型構建,項目在穩步推進中。

          每個環節,精英人才都不可或缺。“我們匯聚了七個國外的專家團隊。娛樂體驗行業在國內起步晚,而國外的完整產業鏈早已形成,各細分領域都有專業化的公司。當然,國內研究長城的專家們也會共同參與。”有一位來自主題公園的高層在長城項目中工作了1O個月,“ 離開時他說感到非常幸運,沒想到即將退休還有機會參加長城這樣偉大的項目,覺得過去35年的工作就是在為這一天做準備。”陳宗冰深受感動。沒錯,這的確是一趟激動人心的旅程。